二十一世紀東方醫學巨著

莫问。
杂文文手,人懒短打多。
一个做梦人。
梦还很长。



*我吃的cp大多数可逆。雷的话勿关。

张良x你 庆祝张良归来的旧文

我愿归隐,与你茅屋共憩,草毡共眠;春来煮一碗甜粥,冬至温一壶烈酒。尽我余生,去解读我读不懂的你。"

于是你们成婚那天,没有张灯结彩,没有锣鼓喧天,有的只是流光溢彩的晚霞结成嫁衣。

于是最接近神的男人变成一个故事,变成舞台上雅俗共赏的一出戏。

只有你靠在他的怀里,他柔软的白发垂进你颈间,他握住你的手,你可以清楚地感觉到他手掌心的纹路。

你知道他存在,且为你而存在。

春至时山花烂漫,你们坐在百花拥簇中对酌,没喝几盅,他便面色酡红,人面桃花。你道他是醉了,醉在香醇的酒里,醉在馥郁的花中他说他是醉了,醉倒在你的秋水明眸中了。

放纸鸢,漂花灯,撷桃枝,你们做尽了年轻情侣会做的事。更多的,你们秉烛夜谈,他一手捧着书卷,一手搂着你的肩膀。他想给你念书,你却要与他辩论,辩来辩去,终究还是辩不过他。他伸出食指戳戳你气得鼓鼓的腮帮子,柔声劝慰,说你像一只炸毛的猫。

夏至时烈日如炎,你们登山逢泉,你嚷着要泡脚,不等回答便将素袜褪下,他羞得转过身去回避。你叫他同浴,他不应,你只道他是不解风情,成婚数年,却始终相敬如宾。

秋临时稻花飘香,五谷丰登,他在稻香中,霜叶下吻你,这个吻像一坛酿了很久的酒,清冽得表里如一。酒烧在你的胸膛,心口。

可你们都并未沉醉在这酒中。

你开始担心自己耽误了他。

做一个孤独的圣贤或做一个幸福的庸人,对他来讲哪个更好?

你哪里敢想。

你打算离开那天,他从背后叫你。仅唤了一声,你便寸步难移。

张良,收回你的言灵。你恨恨地开口。

我没有使用言灵。他说完,从后面抱住你,你稍一偏头,入眼的便是他红红的眼眶。

从那以后你再没想过离开他。

冬至时天寒地冻,霜花落下来染白了你发鬓,你却无暇顾及。因为,他走了。

半神也会死啊。

你抱着他的尸体手足无措时,已经没有人柔声劝慰你了。

你看着他的脸,还能想起你们过去的一切:

新婚时你闹着要进城去买衣服,他死活不许,说什么"衣服乃是身外之物"。于是你购进布料来自己织,却扎破了手指,他苦笑,结果还是答应了带你进城;

他不明白为什么你买到一串糖葫芦就雀跃不已,直到你把一串也塞进他手里……

待你回过神时,仿佛看见他睁开了眼。

"小傻瓜,我不过是睡了一觉而已。"

end.
写尽风花雪月之词。

评论

热度(26)